解构主义: 摄影 也能拍出 超现实?

作者: 来源:A吃生活 时间:2020-05-28 18:42:28 浏览(770)

在 超现实主义 的经典画作中, 达利 在「 记忆的坚持 」的画中,那诡谲扭曲的 时钟 是大家最为熟悉知晓的,而其中代表的涵意是留给观看者自行意会解释。当然在 摄影 的 创作 上与绘画也颇有异曲同工之妙,要如何在现实世界里添加超越现实的元素,甚至是让作品比真实场景更迷人呢? 中国摄影家 李少白 说,只要能打开自己的视野,在各个 视觉 元素里找到相符合的审美组合,就能创造出新观点,你们觉得呢?

朝云、秋草、羊群和骑车的牧人

面对风景,摄影师往往会有两种做法:一是依赖风景本身的美好。所以好运碰到所谓上镜的风景时,他就会欣喜地按动快门。另一种是不论遇到的是美好的,还是不那幺好的风景,他都不会盲从于眼前现成的景致,而会启动自己主观的视野,在风景中寻找视觉元素之间最符合自己审美意图的组合,以达到製造(或者说创造)新影像的目的。我在长期的摄影中,始终尽力按照着第二种方法来拍照。

2009年的初秋,我来到内蒙西乌珠穆沁旗采风。一早即背着相机,吃力地走在山坡上密密的秋草中,当抬头看见天空,有一片像是倒三角形的云,我立刻意识到,如果在地面上能找到与其相呼应的视觉元素,并将它们恰当地组合在一起,恐怕眼前的一切就将在相机中变得有趣起来了。于是在我搜寻之下,注意到山坡的另一端,正有一个骑着摩托车的牧人正在驱赶着羊群。顺着山坡迅速横向移动, 尽量靠近牧人与羊群,所以当那片云与牧人快要会合的前一刻,我按下了快门。这样一个表现着我的主观,也别有意味的形式就凝固在相机中,它不再是纯粹又简单的现实了。


黎明时的云朵

有次的深秋在新疆昭苏军马场山坡上,好不容易熬过了黎明前的黑暗,当太阳还未展露时,我不禁笑了出来,因为再过一会儿,朝阳的金光就会洒在波浪起伏般的草原上,于光影交错中将浮现出数不清的万马奔腾,那将是何等的壮丽与神奇!然而我的笑容突然僵住,美好的想像也暂时被终止了。整个视线被东方一片形状、色彩、明暗都不同的云朵给吸了过去。本来是自然中简单平常的景致,此时却由于光线而变得异常丰富起来。云朵的丰富固然令人注目,但毕竟只是丰富而已,要成为一个有所作为的摄影师,应该记住不仅要看到眼前的现实,还要看到高于现实的真实,要透过摄影语言将这超越真实的画面展现给观众,并唤起他们的想像。于是我决定放弃对云朵色彩的细写,而是经构图来做大胆的剪裁,曝光则是故意不足地将色彩变成色块。如此一来,色块带来的简洁,就可以诱惑你去寻找其间隐藏的更大的秘密。


天池风云

我拒绝了好几次的机会去拍吉林长白山天池,因为在见过有关天池的照片好像是都一个样子,不外乎是一圈水倒映着四周的山(有时是雪山),让我觉得天池离天比较近,可是离艺术似乎远了一些。这种错误的观念其实还是得依题材而定,只不过我和其他人相反,不喜欢到热门拍摄景点而已。

2007年秋天,我别无选择地被邀请上了长白山的天池,那天,布满天空的乌云聚集在天池的上空不断翻腾变化着,真可谓是风起云涌。由于天池四周的山都被云层遮住,水面也只能看见一部分,再加上天冷风大,对我们来说很难坚持到云开天朗的时刻再进行拍摄,因此同行的人都只匆匆照了几张就下山去了。只有我面对云涛汹涌的天池却激动万分,并且意识到,事前的成见差一点让我丧失真正的拍摄机会。这时一束阳光穿越乌云,在水面上形成一片耀眼的光斑,让我决定使整个画面曝光不足,以沉重的黑色成为惊悚光芒的陪衬,并不打算描写真正的天池,而是在合理地歪曲中刻画出大自然魔法的真实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