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骗了50年》点亮电子书与纸本书间的千种火花

作者: 来源:I微生活 时间:2020-06-11 00:48:17 浏览(983)

《骗了50年》点亮电子书与纸本书间的千种火花

[所以女朋友是一首诗]
你忧郁的问我
新诗是不是很难翻译
我们聊一聊很快扯远了
然后你又忧郁的问我
女朋友讲话是不是很难懂
我觉得

你其实是想讲这件事
——许赫脸书2015/10/24

2015年,总是有神奇鬼点子的诗人许赫,找来Readmoo合作一起诈骗事件有趣的诗集实验。这个实验从头到尾都摆明了要骗你,不管是诗集名称《骗了50年》、漂亮精美的封面打开后是完全空白(连格线都没有)的白纸,或者藏在空白笔记本里的诗集电子书兑换码⋯⋯一切设计都与寻常诗集截然不同,根本存心要让买诗集的读者拆封后脸上当场三条线(乐)

即便许赫本人与Readmoo都强调:「这是一本骗很大的诗集」,并诚实地条列了骗术。讲座结束后还是有不少读者反应:「虽然你有说这本诗集内页是空白的,但打开书的时候发现『真的是空白的』,还是吓了好大一跳啊!」原来读者们把「诗集内页是空白的」这句话,也当成了许赫的骗术之一呢!

10月23日,这个世纪骗局的始作俑者催生者:《骗了50年》作者许赫与Readmoo电子书执行长庞文真,现场与读者们分享这本与众不同的诗集是怎幺出现的!对谈地点更选在文化圈内人人熟知的唐山书店,这样的组合,似乎也正在呼应文本内容、电子书与纸本书的三方对话。

甫开场,唐山书店老闆陈隆昊便表达了身为一个实体书店老闆,对于电子书可能威胁纸本书与实体书店生存的担忧,以及大力讚赏许赫《骗了50年》这样一个横跨纸本、电子书的创新产品。许赫则表示,这本《骗了50年》,其实是一连串意外的产物。

「我本来是想做日曆的,因为这本诗集里面其实是2014年全年365天的诗,我想搭配日曆形式,每天一首诗,然后日曆上的其他空白处也可以提供读者创作,如果看了我的诗也想写,他们就有地方可以写。」

结果这个念头很快就被打枪,因为原订2015年国际书展正式登场,但伙伴提醒他:「日曆、年曆、手帐这种东西,该买的人前一年的十月、十一月就会买了喔⋯⋯」完全不合乎文青习性的预想时程,让「诗日曆」这个想法告吹,许赫不死心,延续着「让读者读诗的时候也想写诗,还可以方便读者随手写诗」的念头,创造出这本「诗集电子书+精美笔记书」的有趣作品!

《骗了50年》形式上充满实验性质,内容上也颇有「阿赫风格」,但概念反倒是复古的「让诗回归生活」。推行「告别好诗」运动的许赫,认为新诗太早被定义为纯文学与艺术性质,变成诗人希望别人看不懂他的诗,而一般人也不认为自己看得懂诗的状况,他希望诗可以更平民化、更普及,就像从前唐宋诗人,其实是将诗当作脸书贴文在写的,那样随手写诗言志、酬唱、应答的环境,对于诗这种文体的发展,才是真正健康的。

听闻许赫自称《骗了50年》有四类诗:纪录家庭生活、对社会议题的态度、对诗的看法与生活中的小灵感,希望诗回归生活,而不像多数现代诗大部分不触及诗人本身。Readmoo执行长庞文真说,她读完《骗了50年》也觉得里面充满生活灵光,甚至读得出许赫爱吃鱼、是个疼老婆、支持女性主义的男人,也呼应了许赫对诗与诗人的看法。

庞文真更进一步指出,她自己虽然是中文系毕业,但学生时期不曾真的看完苏东坡的所有诗作,反倒是在《苏东坡全集》电子书化以后,趁着每天通勤时读一点读一点的,居然就把苏东坡的所有诗作读完了。在这些诗作中,那些流芳千古的有名诗句当然很动人,而那些平常不为人所知的诗,其实就真的像许赫所说的,极为生活化,就像古人的脸书对答。

另外,庞文真也回应了对谈一开始时,唐山书店老闆陈隆昊对电子书崛起可能打击书店的担忧。她随手拿起身旁的书店平台上摆放的,关于台南地方文史的厚重纸本古籍,笑着说「像是这样的东西,因为图片很多也很珍贵,所以其实更适合纸本,在电子书上反而失去了优势。」她再随手拿起另一本最近火红的《背离亲缘(上)》,笑言这本书也有电子书,她也已经买了还读完了,今天在书店才第一次看到纸本书,也第一次发现「原来这本书的封面是这幺美的金色。」「原来我读完了这幺厚的一本书,看到实体书这幺厚,忽然间很有成就感呢。」

这种种反应也表现了纸本书与电子书其实拥有不同的优势:纸本书可以在封面、装祯上发挥创意,让读者更能够在书店的茫茫书海里发现这本书,并且在视觉、手感上让读者留下强烈印象,实体书上可以留下的作者签名、赠书题字等也极具价值;而电子书可以解决的问题则是生活空间不至于被书淹没、阅读时间与场合更为弹性方便、在书上对心有所感的段落与文字画线注记,也因而不再是一件「好像是伤害书本的举动」,并且更为方便查找与收藏⋯⋯

「况且,我们熟悉使用、操作纸本书,是因为我们已经用惯了,知道如何用纸书的特性发挥。谁知道当我们用惯了电子书与载具以后,会有什幺不同的创意呢?」庞文真对电子书的未来乐观以对,也呼吁出版社与作者,和电子书平台一起努力,达成「书多、便宜、体验好」的目标,为读者创造更多也更好的选择,让阅读重新回到人们的生活中。

无论纸本书或电子书,都各有彼此无法取代的不同优势,也适合不同需求的读者,因此,真要说「取代」或「消灭」 ,其实都太严重,而且可能性太低。更需要出版与文化圈思考的,其实是如何让这两种内容媒介发挥并结合两者的自身优势,同步出击,就像许赫《骗了50年》这样跳脱传统思维、发挥实验精神的新作法。

读书是一件美好的事,而就像许赫对诗的「生活化、普及化」期待,读书也该是一件更轻鬆的事,而非囿于纸本与电子之争,反而限制了阅读的格局。只要可以让更多的人更快乐更轻鬆的阅读,读纸本书或电子书,又有什幺关係呢?

《骗了50年》 from Readmoo电子书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文章